请家属签字吧!那些因为抢救无效,而被放弃治疗的游戏

现在的游戏界,到处都是大作,遍地都是新作品,如果没有一推出就成功吸引玩家目光得到好评,那很快就会被玩家所遗忘。除非能像太空狼人杀游戏《AmongUs》,碰上好机缘被直播推起来爆红,或是《最终幻想XIV》那样全部打掉重练,成功的挽回玩家对于品牌的信心。

但也有像是《嗜血边缘》和《巨兽》这样的对战游戏,虽然在发售前颇受关注,但上市后大家实际玩起来却不如预期,机制有很多问题导致难以营运,而逐渐的消失在市场上。就算是名震天下的暴雪娱乐,也因为无法继续获利,将《风暴英雄》强行拔管,退出了电竞界。

有很多游戏团队遇上玩家批评的声浪,是采取正面面对的态度,并表示将花费心力急救作品,发表修改计划想要挽回评价。但最终因为各种因素,还是只能宣告失败收场,笔者这次就要带大家来看看,这近一年那些被放弃治疗的的知名作品。

圣歌

近年最知名的弃疗游戏,当属BioWare在2019年发售的《圣歌》了。这款在2017年首次发表时,宣传视频里,令人惊艳的高速飞行与科幻要素,精美的质感华丽的战斗特效,震惊了全世界。《圣歌》也是BioWare第一款,支持中文和亚洲区语言的作品,在当时被玩家们当成明日之星来看待。

但谁知道在游戏上市后,《圣歌》数不尽的BUG让大家大为震惊。不应该出现的道具等级异常,导致空装比穿装强,无限大招空装洗等之类的BUG层出不穷。而最核心的游戏机制,更因为设计不良,让原本期待刷装打怪乐趣的玩家,一下子就失去了兴趣。

面对接踵而来的玩家反弹,BioWare采取正面面对的态度,表明会专注重塑游戏核心体验,来努力挽救这款游戏,会推出的新改版,也就是所谓的《圣歌NEXT》计划。但在一年之后,面对核心工作人员离去,公司给予的资源缩减和疫情等等因素的影响,在抢救了将近两年之后,今年初正式宣告放弃插管治疗,停止开发《圣歌NEXT》的更新计划。

虽然游戏会继续运作下去,但当初说好的伟大游戏体验再也不会出现了。就连当初接手的总监JonathanWarner,在取消计划发表之后,就离开了服务多年的BioWare。虽然世界上多的是类似原因,后来放弃改版挽救的单机或独立游戏,但像BioWare这样的大公司,无法拯救当初的明日之星,从而走入黯淡的结局,可以说是让人始料未及的。

Artifact

另一款放弃治疗的作品,则是Valve在2018年推出的集换卡牌游戏《Artifact》。这款作品以鼎鼎大名的《DOTA》为背景构筑,并由享誉全球的《万智牌》设计者。RichardGarfield来打造游戏玩法,光是IP影响力和制作团队的声势,就足以让《炉石传说》和《影之诗》等作品“瑟瑟发抖”。

但《Artifact》的机制是完全比照现实的集换式卡牌,不只抽卡包要钱,就连参加有奖励的比赛也需要入场费。即便凑齐一副比赛级卡组的成本,并不比其他游戏高。但这样的获利回圈,在现行免费卡牌游戏当道的市场中,毫无疑问是一个落后的失败设计,使得游戏推出后备受批评,在短短一个月内流失掉了80%的玩家。

2020年,Valve宣布要将游戏打掉重练,推出2.0版本,但上市就失利的《Artifact》,最终还是无法实现这个计划。今年三月V社正式宣布放弃开发2.0版,并将游戏内容转为免费发送的模式。因为核心的获利模式回圈大失败,而导致整个游戏无法如预期营运,就算提出改版计划还是被放弃的状况。

狂野星球之旅

刚刚前面提到的两款游戏即便放弃治疗,可是至少他们还有被抢救一下。而现在要讲的这款游戏,却发生了在急诊室晾了一个月,医生才能进去会诊的奇葩状况。它就是GoogleStadia旗下所属的Typhoon工作室所开发的《狂野星球之旅》。

《狂野星球之旅》在PC和家用主机玩家之间的评价并不差,然而却在今年一月底,刚推出PC版本之际,Google发表了关闭Stadia游戏研发工作室的政策。连带使得开发工作室在推出Stadia版之后,不久就失去了消息。

毕竟工作室已经被关闭了,如果游戏运作正常的话倒也就算了,坏就坏在购买Stadia版本的玩家,有不少人遇到了游戏卡死在主画面的问题。因为已经没有研发团队能够回到岗位上修复的关系,玩家们苦苦等不到游戏更新,连订阅服务也无法终止,甚至Google端还与发行商互踢皮球。

因为没有人能解决这个窘境,导致Stadia game & entertainment工作室唯一一款自制的游戏作品,却无法在自家平台上正常运行。在消息引起广泛讨论后,Stadia还是设法修复了这个问题,但也只是让这款游戏能玩,而后续就没有营运的规划了。

Indivisible

而最后一种放弃治疗的情况,与其说是作品本身或是公司的问题,倒不如说是制作团队中的个人问题。这个状况发生在制作《Indivisible》的游戏团队Lab Zero Games里。

因为开发了知名独立格斗游戏《骷髅女孩》而闻名的LabZeroGames团队,之后为了致敬《女神侧身像》而推出了新作品《Indivisible》。游戏推出后虽然不如《骷髅女孩》那样受到好评,但也有着一定程度的支持者。

谁知道在游戏发售前夕,工作室创始人兼首席设计师MikeZaimont,被多名员工以及Coser指控多次言语侮辱以及性骚扰。甚至爆出因为他个人的原因,导致许多员工被迫离开团队。这事件演变到最后,他竟然还把其他员工全数开除,并指称无力再支付员工的工资。

而发行商505Games,也不得不出来发表声明,宣称会停止该作品后续的运作。已经解散的LabZeroGames,当然也就没有能力继续维护《Indivisible》与其他作品了。虽然被解散的员工集合起来重组了一间新公司,但这款作品势必将永远沉入“游戏死海”之中。

玩家要的只是诚意而已

虽然这些游戏制作公司,都因为各种理由放弃治疗。但相反,当然也有因为持续营运和认真维护而逆转升天的例子。例如知名大厂育碧,虽然《荣耀战魂》、《幽灵行动:断点》这些产品没有掀起席卷的热潮,育碧却依然能长久地维护更新至今。

而去年的大黑马《Amongus》,虽然初期的玩家人数稀缺,却也是苦苦维护和更新了三年之久,才终于成为一方之霸。还有像是《无人深空》成功执行了大型更新计划,一举扭转评价的例子。

其实玩家们要的不多,刚开始做的不好没关系,只要后期拿出诚意照着一开始说好的样子更新,让大家有个舒服的游戏体验,自然就会有玩家买账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