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报道/美国给玩家们带来了《使命召唤》,日本有《马里奥》,芬兰诞生了《愤怒的小鸟》,那么,荷兰开发商们可以为我们带来什么呢?

为了赶上其他国家的发展,荷兰政府希望鼓励该国游戏开发商们为经济带来新的增长动力。目前,该地区开发商比较出名的有女性游戏研发团队Spil Games和Ridiculous Fishing开发商Vlambeer,不过,该地区希望在全球游戏业之中取得更加重要的地位,那么荷兰政府会做什么呢?

荷兰总理马克·吕特(Mark Rutte)公开表示,目前该国政府已经推出了一个GameOn项目,准备为游戏研发投入1000万欧元的资金。游戏营销公司iQU的创始人Reinout te Brake希望该基金能够让荷兰游戏业产生一些非常成功的公司,他的工作就是发现并支持下一个Supercell式的初创公司。

在最近的Casual Connect Europe大会上,Brake接受了采访:

你们为什么对游戏感兴趣?

我们发现荷兰的IT行业尤其是游戏行业有很好的机会,我们认为这是非常大的潜力,因为荷兰的商业环境非常好。我们有非常多的创意人才,有非常多的开放社区,这些地方非常适合年轻的企业家们,但我们目前的游戏业还不够强大。

我们在对行业进行研究,希望找出荷兰的游戏业还缺少什么,如何才能让企业家和政府一起努力吸引海外投资者,海外企业家来充分利用荷兰的机会,游戏业在荷兰娱乐行业占比例非常大。

对于如何推动游戏行业发展方面,你们从其他地方学到了什么?

我们正在提高荷兰的风投和种子投资机会,两周前我去了波士顿的MIT和剑桥创新中心,见了很多的企业家和风投,我们正在努力提高。如果有可能的话,初创者个人愿意负担50%的话,我们就愿意提供另外的50%。我们需要的不仅是人才,还需要企业管理技巧,人才之间需要交流。把人才聚集到一起才能产生更大的能量。

开发者们在学校接受过非常好的教育,但他们过去接受的教育大多数是以付费游戏为主,这和当前流行的免费模式有着非常大的不同。在免费游戏领域,你的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游戏可能失败,但是如果你足够机敏的话,如果有了恰当的机会,初创公司可以很快成长起来。比如Kabam或者Supercell,还有Rovio等。

很多的游戏发达地区的形成都是非常偶然的,比如微软成就了西雅图,id Software成就了达拉斯,EA影响了湾区的游戏研发,你们该怎么做才能培养出另一个全球著名的游戏公司?

我觉得,这并不是偶然的,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品质,先有优秀的人才,然后有各种适合的环境,所以成就了这些地区。
我们有人才,荷兰的策划在全球非常有名,也有很多的好学校,好的企业家,我们认为目前已经是万事俱备,,现在需要的只是适合的机会进一步发展。

以芬兰为例,该地区是不是你们要学习的榜样?

他们投入十多年的时间促进游戏业发展,然后出现了Supercell这样的团队。如果从结果上看的话,是很相似,但我们有自己的方式。芬兰和其他地区一样做的非常好,我们也希望荷兰成为欧洲甚至世界的游戏中心。

我们和芬兰有很多相似之处,两个国家都是以创新产业为主要经济增长动力,荷兰也可能培养出一个Supercell来。荷兰还推出了游戏孵化项目Dutch Game Garden。各个大学也都有孵化公司,他们有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变成大作。

你们有没有想过游戏业的竞争,就是把其他地区的游戏公司吸引到荷兰来?

我并不认为这是竞争。我们希望本地和国外的企业家以及初创公司进行创业和投资,如何决策是他们的事情,我们只需要提供最好的环境和政策。我们发现游戏行业和其他行业有很多相似之处。从这些方面来看,荷兰非常有吸引力,比如品牌,创意,策划,娱乐,媒体都有非常不错的发展。

总体来看,大公司的影响力似乎正在下降,小型独立团队正在增长,荷兰有菲利普,他们的规模正在缩减,就像当初芬兰的诺基亚。他们曾带来了非常多的工作机会,然后开始走下坡路。似乎初创团队才是未来的重要组成部分?

的确,如果往回看10年或者15年,ASML还占了全球芯片市场的80%,NXP在荷兰和亚洲都非常具有影响力,不管是在哪个地区,公司总会发生变化,增长,很多公司还会转型。政府并不能直接创造工作岗位,我们做的是创造良好的环境,让企业家们做自己的事情,这就可以带来机会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